欢迎来到七彩助孕 - 轻松助孕从此开始!
你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云南旅游 > 正文

哪里有代孕机构

发布时间:2020-07-04 07:08:57来源:云南旅游 浏览: 1254 次
晴天助孕电话-微【180-620-22222】拥有多年的代孕助孕产子服务经验,合理的代孕助孕产子费用,为广大不孕家庭提供优质的助孕产子服务,所有零风险包成功产子服务合同保证成功后,才收费

晴天助孕电话-微【180-620-22222】拥有多年的代孕助孕产子服务经验,合理的代孕助孕产子费用,为广大不孕家庭提供优质的助孕产子服务,所有零风险包成功产子服务合同保证成功后,才收费

點擊香江:張曉明“四個為什麽”闡明“一國兩制”真諦

时间:2020年06月10日 20:12  稿件来源:大公網


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圖源:新華社

  在6月8日下午特區政府舉辦的香港基本法頒布30周年網上研討會上,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做了題為《國家安全底線愈牢,“一國兩制”空間愈大》的講話。他說:回歸初心,想一想為什麽要實行“一國兩制”?正視現實,想一想為什麽中央要出手處理香港有關國家安全立法問題?理性思考,想一想為什麽中央再三強調有關國家安全立法針對的只是極少數人?辯證思維,為什麽不把這次中央出手視為香港撥亂反正、走出困境的轉機?

  長期在國務院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工作的張曉明,對香港情況了如指掌。“四個為什麽”深刻揭示了香港“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歷史和現實依據,說理透徹,發人深省!

  “一國兩制”的初心從未改變

  張曉明回顧當年鄧小平先生的講話,讓人真切感受到中央在處理香港問題上的英明、果斷、務實和坦誠。

  鄧小平當年會見戴卓爾夫人時談了三個問題:一是主權,二是采取什麽方式來管治香港,三是如何保障過渡期15年不出現大的波動。三個問題分為三個層次:主權擺在第一位,主權問題不容討論。管治方式擺在第二位,在“一國”之內可以搞“兩制”。過渡期內的穩定擺在第三位,雙方後來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處理此事。

  從中英關於香港問題談判的時候起,中央就沒有打算在香港實行“一國一制”。鄧小平早就認識到,讓香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不變,對於中國的改革開放具有特殊意義。

  習近平主席強調:“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決不能允許的。”回望歷史,照鑒初心。“三個底線”表明,主權問題從未松動,也不容松動!

  習主席指出:“我們既要把實行社會主義的內地建設好,也要把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香港建設好”。“兩個建設好”與鄧小平當年的講話一脈相承,“一國兩制”的初心從未改變。

  中央出手立法實屬萬不得已

  張曉明回顧了“港獨”勢力在香港由“暗獨”到“明獨”的過程,一針見血地指出,香港局勢的發展變化已經到了鄧小平先生所講的“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

  基本法二十三條要求香港就國家安全自行立法,這是香港特區的憲制責任,但23年過去了,等來的卻是“港獨”。一些組織和人員明目張膽地鼓吹“港獨”“自決”等言論,並侮辱和焚燒國旗,汙損國徽,衝擊中央駐港機構和香港立法會等政權機構,甚至叫囂“武裝建國”“廣場立憲”。一些外國勢力和台灣勢力更是赤裸裸地插手和幹預香港事務。美國還制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直接以國內法方式把對港幹預制度化、常態化。在這種情況下,中央出手既是勢在必行,也是理所當然。

  張曉明闡明中央出手的法理依據:一是國家安全事務本來就是中央統一管理的事務;二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本來就屬於中央事權;三是任何國家在打擊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方面都會采用一切管用的措施,毫不手軟。他說,這幾條放之四海而皆準,無論實行單一制還是聯邦制的國家都是如此。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打擊“極少數”為保護“大多數”

  “兩會”期間,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和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會見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時都表示,這次全國人大決定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針對的只是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幹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的行為和活動,針對的是“港獨”、“黑暴”、“攬炒”勢力。

  張曉明對此做出解讀:一是宣示“打擊極少數”,不僅僅是為了“安民告示”,也是中央確定的一項重要刑事政策,是有關立法的指導思想和原則;二是有關立法的適用範圍是有嚴格限定的,懲治的只是幹犯上述四種犯罪的行為和活動;三是有關立法對執行機制的規定,包括中央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機構設置及其職權,都會以有效防範、禁止、懲治上述四種犯罪行為和活動為原則;四是所有相關的立法、執法和司法行為,都會切實保障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

  由於極少數“港獨”分子作亂,已令香港從“平安之都”淪為“動亂之城”,張曉明呼籲市民理性思考,不能再聽信“修例通過後人人都會被移交內地受審坐牢”之類的謠言,不能被反中亂港勢力騎劫。

  張曉明認為,香港的主要問題不是經濟問題,也不是民生問題、社會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其集中體現是,在建設一個什麽樣的香港這個根本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甚至對立。他說,這是影響“一國兩制”全面準確實施和香港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主要矛盾,香港社會政治生活中的亂象和一些社會矛盾的激化,都是由這個主要矛盾決定的。

  撥亂反正的轉機已經來臨

  此言擊中要害,發人深省!試想:為什麽香港暴亂沒有在10年前、20年前爆發,而是美國定位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的時候爆發?佩洛西稱,香港暴亂“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蓬佩奧說:“美國一度希望自由和繁榮的香港能夠為威權中國提供榜樣”;黎智英喊,香港的遊行示威“是為美國而戰”。這一切,都暴露了“顏色革命”的本質。

  辯證地看香港局勢,壞事也可以變好事,如果不是過去一年的持續暴亂,填補國家安全漏洞的立法工作也許遙遙無期。香港國家安全法一日不立,就不能說基本法得到全面實施。制定港區國安法是一個里程碑事件,香港撥亂反正、走出困境的時機已經來臨!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屠海鳴)

【編輯:马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